Lady.

 

#.梦.2018.6.5

天蓝的害怕 山脚下的客栈 老板娘 靠在阳台护栏 抽着烟 说:“镜头没有动 是雪山自己在转.”
                                           ...

#.鸟与岛

我不愿化为你坠落时的岛
拥抱你昏厥时的重量
石头的破碎只因你的羽毛
我感激你的停靠
将鸟唤醒的 也许是岛反射的光
我多么希望 
成为你的岸 而不是你的岛
石头不会拥抱
只会看着你擦身而过的启航
何时到彼岸?
鸟未回头望 岛也不再是岛
谁是谁的鸟
谁又为岛?
我祈祷自己不只是当时你坠落时的依靠

#.梦 .2018.5.9

贯穿始终的末世感 仅生存下来的一部分人群 宏大的世界背景夹杂着生活的情绪和琐碎 至亲 朋友 同学 情人 血缘的错乱 情感的起伏不宁 肉体的交织 欲望的怒火 混乱糜烂 对亲人的衰老产生的无力感  部群迁移的争执 对立的两部分 只记得“他们”坚定而宛如有信仰般 要去向 “北方 ”  风暴凛冽 白色的“北方” 却是一张张有如神助般的脸 我不知道 “北方” 代表着什么样的抉择和神启 我一点也不关心“北方” 我只在乎至亲的离别 伤感 不解 突如其来不幸的判决 血缘上的自己 已经孤单 我没有选择去向“北方”  我只在乎分别的画面 我在雪白的矮坡 看着他们走远 难道没有道别 还...

For 7

24:00的时空归零
宇宙中两个电波同时被唤醒
你说你今天很累
我说我去当声优
1分钟 乘以我们的53:26
你说你喜欢《cinema》
听见了灵魂湮灭的声音
我就在想
自己学了那么久画
抑了那么久郁
想了那么多故事
看了那么多电影
听了那么多歌曲
去了那么多地方
穿越那么多生命
突然明白
为的是遇见你
24塑造的我
为了遇见你
为了了解那个7

#.梦.2018.4.14.

撒了一地的海豚 小心翼翼的绕过

#.梦.2018.3.18

时间的循环 重复 错乱 场景的无限 我分不清清晨和傍晚 火烧般的天空 房间射进一束粉色的光 将黑暗的房间三等分 三两人在屋中睡觉 似乎每次醒来 都是这般光景 永远不会改变 三人开始彼此询问 询问时间 察觉到了时空的不正常 却没有慌 聊起了哲学和宇宙
我睡眼惺忪 摸到床头的闹钟 上面的时间却赫然是42:00
醍醐灌顶 42:00意味着你的这一天不能结束 一定还有一件必须完成而没有完成的事
                  ...

#.梦 2017.3.7

“每块木头都是一尊佛,只要去掉多余的部分.”
匆忙 赶场 白茫茫 蓝色条带 一男一女一群人 仪式 信仰 关乎于生命 价值 男生说 还没好吗 我等你 女生说 快了 等我 众人拥簇 像是
F1的间场换轮胎 职业 专业 女生的肉体开始发光 透明 晶荧色的蓝光 宛若钻石 耀眼 夺目 她的身体开始消失 羽化 繁星遁入天空般 从腿部开始 一点点消失 他笑了 她也笑了 等待蓝光蔓延全身

我妈工作开会 来北京看看我 这是第一次 我心里很高兴 她问 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还没有进展 我只能转过头去 背对着她 撑着墙 好像在边抽烟边苦笑
       ...

#.梦 2018.3.5

(空气视角)虚伪的大学生 学生会 进孤寡老年社区服务的实践活动 虚伪的皮 虚伪的事 蜻蜓点水 杯水车薪 自己的虚伪业绩建立在真正弱势群体的五味杂陈心之上 那些皮 打着官腔 如同唱着戏 我才意识到  官腔竟也如昆曲一样 是行家干的事 看一张张皮 如同戏剧班子下乡演出 各个身怀绝技 唱念做打 飞檐走壁 那一位份量最重的角儿 舍学校党委副书记其谁 笑意盎然 春风满面 她一鼓掌 好像世界不存在苦难 鑫鑫盛世 只见那些学生会的皮们 此时恍若十二金钗捧贾母 围在党委副书记身边 说 好 好 好 心想 想成角儿 就他妈得多演戏  这次活动还有当地的一所小学一起参与 蓝白色的运动服 一抹红色...

1 / 9

© La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