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

 

#.梦 .2018.5.9

贯穿始终的末世感 仅生存下来的一部分人群 宏大的世界背景夹杂着生活的情绪和琐碎 至亲 朋友 同学 情人 血缘的错乱 情感的起伏不宁 肉体的交织 欲望的怒火 混乱糜烂 对亲人的衰老产生的无力感  部群迁移的争执 对立的两部分 只记得“他们”坚定而宛如有信仰般 要去向 “北方 ”  风暴凛冽 白色的“北方” 却是一张张有如神助般的脸 我不知道 “北方” 代表着什么样的抉择和神启 我一点也不关心“北方” 我只在乎至亲的离别 伤感 不解 突如其来不幸的判决 血缘上的自己 已经孤单 我没有选择去向“北方”  我只在乎分别的画面 我在雪白的矮坡 看着他们走远 难道没有道别 还...

For 7

24:00的时空归零
宇宙中两个电波同时被唤醒
你说你今天很累
我说我去当声优
1分钟 乘以我们的53:26
你说你喜欢《cinema》
听见了灵魂湮灭的声音
我就在想
自己学了那么久画
抑了那么久郁
想了那么多故事
看了那么多电影
听了那么多歌曲
去了那么多地方
穿越那么多生命
突然明白
为的是遇见你
24塑造的我
为了遇见你
为了了解那个7

#.梦.2018.4.14.

撒了一地的海豚 小心翼翼的绕过

#.梦.2018.3.18

时间的循环 重复 错乱 场景的无限 我分不清清晨和傍晚 火烧般的天空 房间射进一束粉色的光 将黑暗的房间三等分 三两人在屋中睡觉 似乎每次醒来 都是这般光景 永远不会改变 三人开始彼此询问 询问时间 察觉到了时空的不正常 却没有慌 聊起了哲学和宇宙
我睡眼惺忪 摸到床头的闹钟 上面的时间却赫然是42:00
醍醐灌顶 42:00意味着你的这一天不能结束 一定还有一件必须完成而没有完成的事
                  ...

#.梦 2017.3.7

“每块木头都是一尊佛,只要去掉多余的部分.”
匆忙 赶场 白茫茫 蓝色条带 一男一女一群人 仪式 信仰 关乎于生命 价值 男生说 还没好吗 我等你 女生说 快了 等我 众人拥簇 像是
F1的间场换轮胎 职业 专业 女生的肉体开始发光 透明 晶荧色的蓝光 宛若钻石 耀眼 夺目 她的身体开始消失 羽化 繁星遁入天空般 从腿部开始 一点点消失 他笑了 她也笑了 等待蓝光蔓延全身

我妈工作开会 来北京看看我 这是第一次 我心里很高兴 她问 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还没有进展 我只能转过头去 背对着她 撑着墙 好像在边抽烟边苦笑
       ...

#.梦 2018.3.5

(空气视角)虚伪的大学生 学生会 进孤寡老年社区服务的实践活动 虚伪的皮 虚伪的事 蜻蜓点水 杯水车薪 自己的虚伪业绩建立在真正弱势群体的五味杂陈心之上 那些皮 打着官腔 如同唱着戏 我才意识到  官腔竟也如昆曲一样 是行家干的事 看一张张皮 如同戏剧班子下乡演出 各个身怀绝技 唱念做打 飞檐走壁 那一位份量最重的角儿 舍学校党委副书记其谁 笑意盎然 春风满面 她一鼓掌 好像世界不存在苦难 鑫鑫盛世 只见那些学生会的皮们 此时恍若十二金钗捧贾母 围在党委副书记身边 说 好 好 好 心想 想成角儿 就他妈得多演戏  这次活动还有当地的一所小学一起参与 蓝白色的运动服 一抹红色...

#.梦 2018.2.17

一个梦中梦

(二层)模仿 克隆 一模一样的自己 超脱伦理的cosplay (一个克隆般的另一个自己出现在眼前你问他是怎么回事 他他妈说他在cos你)
梦中主角是一个女人(我是空气视角) 夜晚 雨夜 城市 街道 繁华 路过车辆溅起的水 她在街上行走 被身旁飞驰过的红色跑车叫住 像是一场玩笑 恶作剧 惊喜 她看见了后座坐的是和她一模一样的另一个自己 对她笑 闹 下车 她问你是怎么回事你为啥会跟我一样 另一个她说我在cos你啊哈哈哈 她有一丝不可思议 又意识到另一个自己其实是身边的朋友 这是一个整蛊 玩笑  她突然的脱起衣服 嬉笑却怒骂 白皙的皮肤 脚趾的特写 而那个一模一样的她 开始枯...

#.梦 2017.12.某日记不清了
小学的同学聚会 内心毛燥 莫名其妙 却又无法避免 一直不喜欢故人的聚会 不知道该摆出什么心态 什么表情 什么姿态 却又在路上看到了老发小在等我 有些暖心 起于儿时又能再相处的 一生也寥寥无几 一起进入 看到了老师 看到了故人的脸 五味杂陈 氛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 凭着仅有的回忆再聊天 大家都已然是另外一个人罢了 与一位曾经熟人靠在墙边聊着天 心照不宣 那一瞬间好像还能回到过去光景 话过三巡 聊的投机 聊的高兴 于是两人手机亮起 结局的画面 却是对方怎么也添加不上的微信.
        ...

#.梦 2017.12.某日记不清了
记忆中彼此有过一段时间陪伴的小学同学 后来早已不联系 却突然梦到了那一男一女 三人一起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记忆中的老房子 某个同学的旧宅 参观完后又转向下一个同学的家 西安交通大学特有的老院子 静谧 咖啡色的苏联筒子楼 树木 老教授 婆娑 泥土 蝉鸣 午后的游荡 到了同学的家门前 老宅 独立式三楼 情调 偏欧式的外柱 落叶 堆满了周围 安静的院子  氛围转黑 开始下起了雨 急忙往里走 二层的平台 一张老桌子 摆落着红酒 两个高脚杯 里面有残剩的酒根 似乎是很多年前留下 不知是当年哪一晚的风花雪月 红酒的颜色很好看 雨大了起来 雨滴打进高脚杯里 荡起杯...

1 / 5

© Lady. | Powered by LOFTER